2012年7月24日 星期二

被宮崎駿背叛的男人-細田守



以下轉載自
【細田守專題1】被宮崎駿背叛的男人
http://tw.movie.yahoo.com/spotlight/d/a/100614/3/kev.html
【細田守專題2】吉卜力鐵腕作風
http://tw.movie.yahoo.com/spotlight/d/a/100615/3/kfj.html
【細田守專題3】《霍爾的移動城堡》悲劇
http://tw.movie.yahoo.com/spotlight/d/a/100617/3/kg7.html
【細田守專題4】《祭典男爵》取自親身遭遇
http://tw.movie.yahoo.com/spotlight/d/a/100618/3/kh3.html

被宮崎駿背叛的男人

《跳躍吧!時空少女》摘下日本奧斯卡最佳動畫、日本文化廳Media藝術祭動畫部門大賞,新作《夏日大作戰》則一舉攻下16.5億日幣票房,上映期長達四個月、動員123萬名觀眾不說,DVD銷售更堂堂創下日本當時歷代動畫銷售紀錄冠軍。

接連兩部動畫都獲得空前絕後的巨大迴響,細田守這個名字,如今已儼然躍升日本動畫界中最炙手可熱的導演之一。


就連如今已黯然下台的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2009年大選中大敗自民黨、風光上台執政前,正值《夏日大作戰》上映期間,也擋不住這股熱潮而頂著當仁不讓的未來首相之頭銜,跟著同黨議員、未來的內閣官房副長官松井孝治一同進戲院觀賞《夏日大作戰》。可見日本上至政府議員、下至平民百姓,盡皆折服在細田守的影像魔法之下。

現年43歲的細田守,從中學時期就迷上了《銀河鐵道999》、《魯邦三世》等動畫電影,他看到了電影介紹手冊上刊載的動畫分鏡表後,便深深為動畫的世界所著迷。中學三年級的時候,細田守決心親自拍攝動畫短片,於是準備了約一千張的影印用紙,動手畫成了長度約一分鐘的動畫短片,內容在描寫飛機的空戰場景,完成後在校內放映──而這成為他日後投入動畫界的契機。

一年後,當時才高中一年級的細田守便拿著這支短片參加了東映動畫的動畫師徵選,甚至一路過關斬將而雀屏中選,邀請他前往東京工作,但還是高中生的細田守為了顧及學業而不得不加以婉拒。雖然沒有如願成行,但細田守的繪畫功力由此可見一斑,早從少年時期便綻放出耀眼光芒。

細田守日後進入金澤美術工藝大學就讀,專攻油畫,但這段時期的他已對動畫喪失興趣,反倒是對現代美術與真人電影情有獨鍾。細田守在大學時參加了電影社,一共製作了超過五十部真人影片,不過幾乎都不是以電影的形式,而是改採裝置藝術,結合舞蹈與錄影帶影像,並再在後置階段以效果加工。

大學畢業後,細田守進入金澤當地的動畫廠製作廣告;也正是在這時期,他與宮崎駿主導的吉卜力工作室結下了不解之緣。

在參加吉卜力工作室的研修生考試時,考官只要求考生提出兩張畫作應試,細田守卻一股腦地交出了一百五十張畫作,在吉卜力內部造成一股騷動。最終結果雖然是以落選作收,宮崎駿卻特別提筆寫信給年輕的後輩細田守,信中說:「像你這樣的人材如果進入吉卜力的話,一定會將你的才能給磨耗殆盡,所以不讓你通過測驗。」

收到信後的細田守又再打電話至吉卜力,表明就算是打雜也沒關係,極力想加入吉卜力的行列,但當時接電話的人回覆道:「在這次的測驗中,收到宮崎駿來信者,全部考生中只有區區兩人,而其中一人就是你,這是無上的光榮,請你乖乖死心吧。」

而這不過只是細田守與吉卜力之間恩恩怨怨的第一戰。



吉卜力鐵腕作風


吉卜力工作室旗下出產的動畫在這二十餘年來雖然擄獲了全球無數觀眾,但其鐵腕作風向來在業界中招致其他動畫同業的嚴聲批判。與宮崎駿交情甚篤、卻也向來在理念上極不對盤的日本另一動畫大導押井守,歷年來便屢屢抨擊由宮崎駿一人獨大的吉卜力工作室簡直就是克里姆林宮或KGB,而宮崎駿則被他冠上了「書記長」的稱號,直稱高畑勲是俄羅斯總統、鈴木敏夫是KGB長官。

《新世紀福音戰士》導演庵野秀明也曾批評道,吉卜力的存亡全繫於宮崎駿一人,完全沒有考慮到提攜後輩、教育後繼者這件事。不過鈴木敏夫則表示,吉卜力工作室完全只為宮崎駿與高畑勲兩人所創立,所以沒有必要去培育後繼者,一旦兩人引退之日,就是吉卜力該劃下句點的時候。

 話雖如此,近年來眼見核心三巨頭逐漸步入高齡,吉卜力這才急急忙忙將宮崎駿之子宮崎吾朗推上火線,執導出的《地海戰記》雖然攻下了76.5億的豐收票房,卻因宮崎駿始終不認同兒子具有執導的才能,而引發宮崎駿與力挺宮崎吾朗的鈴木敏夫之間的對立。直到電影上映前一年,宮崎駿還向鈴木敏夫極力要求撤換宮崎吾朗,改由自己出馬執導。

而《地海戰記》上映後,不僅原作者大加批判,更被日本評論家譏為該年度「最爛的電影」,這一切在在都顯示出,吉卜力工作室在培育後進的經營策略上實是漏洞百出。

擔任過《螢火蟲之墓》、《魔女宅急便》、《紅豬》作畫監督的近藤喜文曾一度被視為吉卜力未來的接班人,他從七零年代後半便在幕後默默支持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宮崎駿與高畑勲甚至為了《龍貓》與《螢火蟲之墓》兩片製作撞期,而引發過一場搶人大戰,指明非要近藤喜文加入我方班底不可,如果搶不到他的話寧願放棄執導,直到鈴木敏夫介入打圓場才好不容易平息這場風波,由此可見近藤喜文在吉卜力中舉足輕重的地位。

然而近藤喜文在1998年便因大動脈解離,而以47歲壯年撒手人寰,不僅日本動畫界痛失英才、人人為之惋惜,也讓吉卜力的中生代就此留下難以彌補的空缺。

前幾年宮崎吾朗的慘痛經驗仍歷歷在目,過去也有片渕須直的血淋淋例子。近來才有新作《新子與千年魔法》在台上映的片渕須直,本來也是吉卜力工作室旗下的後起之秀,早在求學階段便從旁輔佐過宮崎駿與高畑勲。

1989年吉卜力籌拍《魔女宅急便》時,片渕須直便一肩挑起了現場導演之職,指揮前置準備工作。原本片渕須直被視為正式接過導演筒的有力角逐人選,豈知後來宮崎駿回歸拍攝現場「橫刀奪愛」,他也只好乖乖交出帥印,退位擔任助理導演。日後片渕須直離開了他發跡的吉卜力工作室,改為投入Mad House旗下;「海潮之聲」導演望月智充、《貓的報恩》導演森田宏幸也相繼出走,在在印證了吉卜力工作室無心培育後輩之說。

從片渕須直到宮崎吾朗,細田守也是吉卜力鐵腕作風下的受害者之一。


在高中時期應徵過動畫師時所結識的製作人引薦之下,細田守在1991年加入了東映動畫,並在苦熬八年後終於在1999年躍升導演一職,接連執導出《數碼寶貝》兩部劇場版短片──當時細田守一片的導演費不過區區46萬5千日幣,換算下來月薪才不到十萬圓,還得接外快才能勉強渡日──但他也從此嶄露頭角而受到業界人士的注目。也是在這個時候,宮崎駿看中了這位多年前曾來吉卜力應試的年輕導演,邀他來執導《霍爾的移動城堡》。

這就是悲劇的開端。


《霍爾的移動城堡》悲劇


當時的吉卜力工作室正忙著拍攝《神隱少女》,苦於人手短缺、孤立無援的細田守於是親自跑遍各大動畫廠,一一低頭向人拜託請求,才召集出自己的一班人馬,投入《霍爾的移動城堡》的籌拍工作。好不容易完成劇本,分鏡表也製作到三分之二,正準備開始進入原畫繪製階段之時,吉卜力高層突然硬生生地喊卡,要求細田守下台一鞠躬。

其背後原因至今依然眾說紛紜,但最有力的說法是,吉卜力在製作到一半時突然判定這位尚未在動畫界正式闖出名號、也沒有導過長篇動畫電影的年輕導演,實在不具有票房吸引力,還是得掛上「宮崎駿」的響亮招牌才足以讓電影大賣特賣,於是便殘酷無情地將細田守拉下了導演的寶座。


就在一轉眼間,細田守便從雲端墜入谷底,原本是被吉卜力極為看好的後起之秀,現在則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其中原因無他,正是因為細田守手下這一群動畫班底全是由他一手召集而來,看在他的面子上才願意拔刀相助,而今隨著細田守被吉卜力掃地出門,他的動畫班底也頓時丟了飯碗,不要說一時之間找不著新的頭路,薪水未發者亦大有人在,而這一筆爛帳全都怪罪到了細田守的頭上。

揹上罵名、千夫所指的細田守,不僅過去兩年來籌備《霍爾的移動城堡》的心血結晶全都付諸東流,他在業界中的人望信譽也全部喪失殆盡,不禁大嘆:「從此以後,我再也沒辦法在動畫界混飯吃了。」就連細田守投入動畫界後便一直尊為老師,歷來在細谷守作品中一直擔任重要職位的前輩動畫師山下高明,也因《霍爾的移動城堡》之事而一度跟細田守撕破臉。


但接連而來的挫折難關,並沒有掩蔽了他創作才能的光芒。

能被眼界向來極高的宮崎駿看上,本身就已經是極為了不起的事了;另一大導押井守也早在細田守尚未成名前就率先挖掘出這塊原石,曾相中由他來擔任自己的電腦動畫監督,可惜後來因企劃流產而作罷。押井守不僅曾在日後《跳躍吧!時空少女》上映前力挺本片,推薦觀眾非看不可,還曾私下邀請細田守為自家女兒跟小說家乙一的婚禮製作紀念影片。於公於私,押井守都對細田守的才能始終讚不絕口。

被趕出吉卜力的大門後,細田守回到老東家東映動畫復出,並在2003年與藝術家村上隆攜手合作,配上澀谷系名團Fantastic Plastic Machine輕巧流暢的配樂,拍出了時尚品牌Louis Vuitton店頭展示動畫《Superflat Monogram》。

2005年,細田守終於坐上了期盼已久的導演大位,執導出個人首部動畫長片《航海王:祭典男爵與神秘島》,堂堂攻下了十二億日幣票房佳績,為昔日被吉卜力陣前換將的悲慘際遇大大揚眉吐氣了一番。



《祭典男爵》取自親身遭遇

當然,這十二億票房難免還是沾了原作〈航海王〉的光,但《祭典男爵與神秘島》卻是另闢蹊徑,電影調性極為陰暗沉重,成為主打冒險與笑料的《航海王》系列電影中少見的異數。

電影中新介紹的原創人物祭典男爵一角,原本是懸賞金一千萬的海賊團船長,但因為航行時遇上暴風雨,船上的同伴們全都葬身海底,只剩下他獨自一人漂流到島上,墜入萬劫不復的悲慘遭遇。

從此之後,他便設下陷阱,讓來到島上的人們淪為祭品,企圖讓過去的同伴們起死回生。也因為曾遭遇過不幸悲劇,祭典男爵只要一看到向心力強的海賊團,便會聯想到自身遭遇而不由自主地產生妒意,於是他設下了各種試煉好從中挑撥離間,以破壞其他海賊團的夥伴情感為生平最大樂事。

聽起來是否覺得有幾分似曾相識?片中的祭典男爵一角,其實就是細田守自己的化身,也是他在經歷過《霍爾的移動城堡》撤換事件之後,處處受人白眼、無人願意伸出援手,從自己遭背叛後的親身遭遇中所勃發的創作靈感。細田守更直言,不僅電影的地基是建築在他的吉卜力經驗上,甚至可以說片中整座祭典島本身就是吉卜力!

《祭典男爵與神秘島》讓細田守得以重新在動畫界打響名號,跟片中人物一樣,細田守也在製作過程中再度找回夥伴,重新贏得眾人的信賴。以此次重出江湖為契機,細田守離開了老東家東映動畫,轉而投入Mad House陣營,在隔年執導出代表作《跳躍吧!時空少女》,一舉摘下東京動畫影展六項大獎,並在國內外各大影展、電影獎項中都收獲豐碩。

取材自同名小說,電影本身卻不是依樣畫葫蘆地原封不動搬演,而是依照原作架構元素、將背景搬到現代,重新構想出更符合當代精神的發展情節。《跳躍吧!時空少女》既是科幻題材,同時又深具青春電影三味,雖以時空跳躍為主題,卻難能可貴地在夕陽西下間放學後三人同行的身影中,細細玩味了青春一去不再復返的酸甜滋味,因此贏得了電影圈中一致的脫帽致敬。

原小說作者筒井康隆盛讚本作可說是「貨真價實的續篇」,「機動戰士鋼彈」導演富野由悠季則稱這部動畫電影「比真人電影還出色,打破了動畫的界線」。

2009年,不像《數碼寶貝》、《航海王》、《跳躍吧!時空少女》等片皆改編自原作,細田守終於交出了個人第一部原創作品《夏日大作戰》。片中來回穿插虛擬網路世界與現實社會,深刻道出了當今社會上網路與現實密不可分的關連性;既是以少年少女為主人公的青春愛情電影,同時又細膩描繪出鄉下大家族的深厚親情羈絆。

舞台從虛擬到現實,題材從科幻冒險到親情,視點從個人到家族,時點則從當代社會一路回顧至二戰後、戰國時代,角色從身為高中生的主角健二至一家之長、高齡89歲的曾祖母,《夏日大作戰》的佈局架構十分廣大、角色極為眾多,展現出細田守在創作上的龐大野心,細節上卻也處處毫不含糊,不因脈絡龐雜而失之平衡,反而能讓每個稍縱即逝的角色都能活靈活現,緊攫住觀眾的目光。

藉由《跳躍吧!時空少女》橫掃各大獎項與《夏日大作戰》的亮眼票房記錄,細田守終於證明自己擁有掌控全局的執導能力與票房魅力,不僅一舉躍升為日本動畫界中新生代導演的佼佼者,也同時證明了吉卜力實在缺乏識人之明,竟然平白放走了手中這麼一塊上好璞玉,一報當年被掃地出門之恥。

1 則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